生吃鱼生吃鸡生吃土!《野生厨房》太野了

  2018年的四季度,一匹由芒果TV联合原子娱乐出品的“野马”《野生厨房》闯入综艺战局,截止周末前四集的播放量已突破3.5亿。三五好友,说走就走,游历祖国美好河山,遍尝乡间原生野味,就地取材生火造饭,这样自由又新鲜的“野生”方式,带给我们很多不一样的观感和体验。然而,观众永远难以满足,有人质疑《野生厨房》“不够野”,

  作为《野生厨房》的忠实拥趸,结合节目内容,我们就来探讨下《野生厨房》到底野不野。

  野景

  翻山越岭一起撒野

  节目最吸引人的地方,首先是那种减压、放松的野外生活方式。

  重庆武隆的最美公路、酉阳的美丽梯田、853农场的肥沃玉米地、黑龙江抚远的大力加湖……《野生厨房》为我们打开了领略祖国美好河山的“新视界”,从大西南到大东北,跨越了大半个中国只为定格野外之美。

  从身体感官角度看,“野生兄弟”驱车深入野外环境,而更重要的是,作为城市人群的代表,他们离开熟悉的环境,到野外与大自然接触,释放本真,冲破城市的禁锢,放飞自我,让心灵在这大地上“撒点儿野”,这才是“野”的要义。

  没有朝九晚五,车水马龙,也没有钢筋混凝土的高楼大厦,我们也许更向往浩瀚星空,蛙鼓蝉鸣。

  偶尔,我们也需要给自己放个假,就像节目宣传片里所传递的,放空自己,去听听内心的声音。

  所以,《野生厨房》的“野”,首先是一种状态。

  野食

  当时当地不期而遇

  再来当然是“下饭”,边看边咽口水,甚至看完节目留下了想仿照每期的野味做饭的“后遗症”。

  但《野生厨房》又不同于传统的“下饭综艺”,这种保持食材与烹饪手法“原生态”的创新,增加了诸多看点。节目的幕后团队原子娱乐称,他们专门找了一支电影级的拍摄美食的团队来放大美食的镜头。能直观看到,在食物的呈现上,采用了微距、升格、延时等拍摄手法,一顿简陋的“野生火锅”,也能看到一块牛油在锅中慢慢旋转融化的过程。虽然过程粗粝,但经过这般细致处理,简单的食材也变得卖相十足。

  当时当季,也是团队对野生食材的选择标准:“当时”,当季盛产和丰收的食材,最新鲜所以愈加珍贵;“当地”,当地血脉正统的吃食,最纯正所以得之不易。那些和红油一起翻滚的羊肉、Q弹鲜嫩的大马哈鱼丸、稻香肉香四溢的孔饭,乃至做失败的肚包鸡,也蕴含着野食背后的一段段故事。

  嘉宾们认真劳作,喜提食材,这是与大自然的一种沟通。正是这种人与自然的联系,让节目的可塑性更强,这种自然之“野”也伴随着太多的不确定性,没有人为干预的设定任务,有的只是与食物的“遇见”。

  “这种不确定、这种忐忑、这种紧张。然后去捕鱼,你不知道有多少条,你的这个心随着渔网的撒出,希望就出去。然后渔网收出来,有可能是失望,也有可能是更大的喜悦。都是我们在都市里不会遇到的。”汪涵很享受这样的不期而遇。

  “小时候,你看得清河里的鱼。现在,不能让孩子只看河里的泥”。我们向往“野”,但我们也要对大自然保持敬畏之心。

  野趣

  野生兄弟肆意放飞

  《野生厨房》的70+80+90组合承包了节目的超多笑点:承担“爸爸”角色的汪涵,又要开车又要做饭,还要帮钱枫“介绍对象”;俩儿子中,李诞负责“懒”,林彦俊负责干活。

  三个并不熟悉的男人,在一次次的“野生试炼”中结下革命友谊,每个人也都有了“反转”般的别样收获:誓不服输的汪涵因为烤鸡失败直接爆出“哪有土”的金句,彻底走下神坛;李诞虽然依旧犯懒,但是为了兄弟情义上演花式“套路”,为了买鱼连鞋垫下藏私房钱的招数都使了出来;林彦俊仿佛加盟“变形记”,上一秒还在纽约走秀,下一秒已经在东北火炕上一口蒜一口疙瘩汤……

  “冉姐威武”、“大马哈鱼是气死的”、“哪有土”……节目里太多搞笑段落可谓野趣横生,这也恰恰展现了嘉宾们放松去野的状态,开心、兴奋,刺激……“绝望中带着一点俏皮,俏皮中又带着一点威严,威严中又带着一些无奈,无奈中又参杂着一丝彷徨,彷徨里又硬加了一点肯定”。几个人,一辆车,公路片式的叙事手法,节目组将嘉宾的“野”性与自然的“野”性融合起来,通过人物表现来反哺更深层次的节目主题。

  野生兄弟可是上山抓鸡杀鹅,下水捞虾捕鱼,地里割麦掰玉米,生吃大马哈鱼,生吃鸡,生吃土,生吃虫……而那些吐槽节目“不够野”的宅在家里啃方便面的朋友们,真的毫无说服力。

  野综

  幕后团队突破创新

  通过媒体报道得知,《野生厨房》背后的团队原子娱乐其实更“野”——历经8个月,在大山大河间捕捉自然的“野”,他们带领观众离开现代化的城市走进郊野。录制每一个地点前,节目组会做好大量的案头工作,了解其地域和文化上的独特之处。但因为要让节目独具“野”的气味,远离都市文明,节目组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去实地踩点。

  山路、水路、丛林、雨林轮番挑战,高温、高原、高温差、高强度的极限地貌、天气时时经历。节目组虽身处恶劣的工作环境,但难能可贵的是,节目的观赏性反而在一次次挑战中越发实现差异化审美,“野”的姿态超脱于“精致”节目,做减法回归简单,反而有了更纯粹的味道。

  有媒体说,《野生厨房》是取了户外综艺的壳,借了慢综艺的魂。结合了室外的动态和慢综艺的生活气息,将其融会贯通。在路上充满对于未知的期待,和对美景美食的不期而遇,就是“野综”的内涵。

  “如果节目可以达到一定的影响力,能够把更好的地方特色带给观众,不仅仅是商业价值,对于当地的精准扶贫,也会起到很大帮助,‘这是作为节目组的社会责任感’”,《野生厨房》总制片人、原子娱乐创始人俞杭英希望节目能带给那方水土更多可能。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生吃鱼生吃鸡生吃土!《野生厨房》太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