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圈里的“狙击手”

 □苏弼坤

“小鸟是飞翔的精灵、是人类的朋友。有一首歌唱得好:‘没有鸟儿的天空是孤独的’。确实,没有鸟儿的天空,将是多么悲寂……”说这话的人,你或许会以为他是名环保志愿者,其实这只是他众多身份中的一个。他是李喜保,一个已经60岁的大龄摄影人。他说他最喜欢别人称呼他“狙击手”,因为每当自己隐藏在草木中用长镜头把嬉戏的鸟儿拉到眼前,成功按下快门时,他都有一种成功的快感。

 

李喜保在野外拍摄。

“大湖成了我的家”

“长镜头、鸟,我的生活除了工作外就剩下这些。虽然我不是驻马店最好的‘打鸟人’(摄影界把专门拍鸟的人称为“打鸟人”),但我为‘打鸟’发烧。”李喜保说,为了“打鸟”他能废寝忘食,因为在他看来,“打鸟”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过程。它的魅力在于“打鸟人”从来都不会满足,会不停地寻找稀有鸟类,拍了静止的鸟又想拍动态的鸟。尽管拍的照片很多,尽管这些照片没有一张是重复的,但你总觉得手里的照片不够完美。“打鸟人”的心中始终有一个未完成的任务。

“一开始,我只想把鸟拍得清楚,后来,就想拍出鸟的动感。现在,我想的是如何能够拍出意境、内涵、故事。”李喜保说,为了完成自己心中那个未完成的任务,这些年他付出了很多——住在湖边,睡在芦苇中,趴在沼泽里,秋冬季节把家安在宿鸭湖,春夏则在铜山湖安营扎寨。

前些日子,当迁徙的天鹅、大雁等候鸟来到宿鸭湖湿地时,为了拍出鸟儿的灵性,他冒着严寒下湖,尽可能在不惊动鸟儿的同时靠近它们。为了拍出美丽的景深背景,他把三角架架在水没过膝的泥沼地里,让相机尽可能地贴近水面。后来,专心拍照的他竟然没发现淤泥已经紧紧地“咬”住了他,最后他好不容易拔出了双腿,却丢了一双鞋。

“湿地有时很危险,从表面上看似乎没什么,一脚踏进去却会陷进深不可测的泥中。”李喜保说,在湿地中拍照,丢鞋、摔相机这些都不算什么,有一次,他踩到泥沼上,一下陷进淤泥里,一直陷到了腰部。后来,在朋友的帮助下,他才从泥里爬出来。

李喜保说,“打鸟”这种事是可遇不可求的,很多情况下要在野外将自己隐藏起来,把自己当成湖的一部分,“守株待鸟”。“你把自己当成鸟,它们才把你当成朋友,才会与你和谐共处。”李喜保说。

呼吁人们爱护鸟类

和李喜保交流,你不仅会知道他在“打鸟”方面酸甜苦辣的故事,还会为他与野生动物和谐相处而感动。

“对于‘打鸟人’来说,保护鸟儿的责任很大。我们用镜头记录鸟儿的成长,也让人们看到大自然的和谐。我希望这些灵动的精灵能唤起所有人的怜悯之心,保护好它们。”李喜保说,现在宿鸭湖湿地保护区已经有鸟类130种、兽类16种、两栖类4种、爬行动物9种、鱼类34种。其中,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3种,二级保护野生动物21种,河南省重点保护野生动物9种,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的鸟类9种,列入《中日候鸟保护协定》的57

李喜保说,今年在驻马店宿鸭湖过冬的候鸟较往年明显增多,宿鸭湖湿地已经成为越来越多迁徙鸟类的重要中途停歇地和聚居栖息地。由于保护得力,加上宿鸭湖水资源丰富,很多候鸟冬季选择在这里过冬,不再南迁,成了驻马店“永久的居民”。

说到对鸟和生态环境的保护事业,李喜保显得颇有信心。他说:“我现在有条件用镜头去记录鸟的生活、展现鸟的美丽,将来还要充分利用图书、杂志、网络等渠道,让更多的人关爱人类的好朋友。我相信,社会各界对我这种生态记录的行为是关注的,越来越多的人会和我一样爱护鸟类,保护生态文明。”

李喜保摄影作品欣赏

 

前赴后继。

 

呼唤。

 

歌舞升平。

 

天鹅。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摄影圈里的“狙击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