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酒吧老板的自述

         口述:小江湖  执笔:胡江涛  肖婷婷

希望

以前,除非手机没电,我的手机从来不关机。

现在,每到晚上11时许,我就把会手机调整为飞行模式,要不然,很有可能会有人给我打电话,约我喝酒。

我在市区一家事业单位上班,在市区曾经投资一个酒吧。

我的妻子有个妹妹,作为姐夫的我喜欢称她妻妹。

妻妹小时候就不在岳父母身边。岳父母总感觉亏欠妻妹太多。

妻妹长大后,没有和岳父母一起生活,而是一个人在外地漂泊。

岳父母生活在农村,他们希望妻妹在驻马店市区生活,因为我和妻子在驻马店市区工作。妻妹如果在驻马店,万一有事,我和妻子可以照顾她。

在岳父母多次表达这个意愿后,妻子和我同意了。

到底该为妻妹找什么工作呢?我和妻子陷入了为难境地。妻妹20多岁,还没有结婚,文化程度不高,真不好找到合适的工作。

妻子说,妻妹喜欢晚上去酒吧消遣。

妻子提议,开个酒吧。我想,一个人喜欢一件事,肯定能做好。虽然我们没有经营酒吧的经验,但是妻妹喜欢酒吧,开个酒吧,她就可以回到驻马店,我们还可以挣些钱。

就这样,当天下午,妻子就给远在北京的妻妹打了电话,说想开酒吧,让妻妹回来负责经营。第二天下午,妻妹就赶到了驻马店。

接下来就开始选址。

市春晓街和交通路上各有一个正在转让的酒吧。

按照我的想法,市春晓街西段的那个酒吧周边100米内有7家酒吧,那里俨然成了“酒吧一条街”。虽然酒吧之间有竞争,但是只要用心经营,生意应该不错。

妻子和妻妹却认为那个位于市交通路上的酒吧好。

既然是妻妹经营,我自然尊重她们的意见了。

不过,在装修风格上,我和她们又一次产生了分歧。

按照我的想法,酒吧是年轻人聚集的地方。年轻人个性独立,酒吧的装修必须有个性,要有一个主题。我邀请装饰公司的朋友提供装修意见和建议。但是,妻子和妻妹不认同朋友的装修风格,她们认为只要温馨、舒服就行了。

到底什么样才算温馨、舒服?她们也说不明白,说边调整边经营。

好吧,我又妥协了。

在没有找装修公司的情况下,妻妹上网查了资料,到市场上买了装修材料。

一个多月后,装修完毕。

劳累

20144月的一天晚上,酒吧开业了。

开业当天晚上,我不记得自己喝了多少听啤酒。第二天凌晨3时许,当妻子喊我回家休息时,我直接走到酒吧二楼,在包房里的沙发上和衣而睡。

到酒吧的人,很多都是喝过酒的。我担心出事,只要有时间,就往酒吧跑。

朋友到酒里吧玩,见我在酒吧,非喊着我喝几杯。即便自己再节制,一桌也得喝几听啤酒。朋友来得多的话,本来就不能喝酒的我,几乎每天都晕乎乎的,一闻到啤酒味就想吐。

妻妹说,有服务员帮忙,让我休息。但妻妹毕竟是个女孩子,我和妻子有点儿不放心。

在酒吧,凌晨3时之前,我几乎没有休息过。好几次,酒吧落锁,回家路上,我能见到不少晨练的老人和打扫卫生的环卫工人,偶尔会有几声鸡叫在我耳畔响起。

2014年世界杯快到了。酒吧针对世界杯做了一些装修。2014612日,世界杯第一天,酒吧生意特别好。天亮了,很多客户还没有走,他们跑到街上买回来胡辣汤和包子,继续喝酒,继续谈论足球。

那天,我回到家时,已经是上午10时许了。

挣扎

2015年的春节,对我来说过得最没意义。

在我过去30多年的生涯中,每年春节,都在老家陪父母。但是,2015年春节,大年初一上午8时许,我和妻子开车从老家赶回驻马店,因为酒吧初一晚上要营业。

至今,我依然不能释怀,总觉得对不起父母。

经营酒吧,身体上的劳累,我可以承受,但是心理上沉重的负担,最让我难受。

平时,晚上,妻子需要在家照顾孩子,没有时间去酒吧。

在尽量不影响第二天上班的前提下,一旦有时间,我基本上都会跑到酒吧。有同事看到我上班无神,提醒我注意身体,别为了挣钱,连命都不要了。

只有我知道我要的是啥!

没开酒吧前,不少朋友喊我,大家一起聚餐。投资酒吧后,朋友打电话,邀约吃饭,我大都不能去参加聚会。时间一长,朋友便不再给我打电话了,弄得我很尴尬,总感觉对不住朋友。

在酒吧,看到妻妹和客户在一块大杯大杯地喝酒,我心疼她,告诉她千万不能为了挣钱,强迫自己和客户喝酒,但是妻妹说,那些人是她的朋友。

我说不过她,就让妻子劝她,结果妻妹埋怨我在她姐面前“告状”。

妻妹开始有意无意地表示,不希望我待在酒吧了。

后来,妻妹竟然针对我屏蔽了她的微信朋友圈。

我自我安慰:问心无愧即可。

放弃

我有不少做传媒的朋友,他们推荐我围绕酒吧做活动,以扩大影响面。

于是,酒吧和驻马店百度贴吧举行了吧友见面会。

在青岛市举行全国“啤酒大王”海选赛驻马店分赛区比赛时,酒吧承接了“啤酒大王”驻马店赛区海选活动,在酒吧大门前举行了啤酒大赛,效果非常好。

我清晰地记得“啤酒大王”比赛那天,单位临时决定在外面组织活动。我参加完活动后,顾不得吃晚饭,就马不停蹄地赶到酒吧,组织“啤酒大王”比赛。

第二天上午,我累得实在受不了了,头晕,还伴有呕吐症状,在诊所连输了3天水。

市区很多酒吧的营业时间是从晚上6时许开始。为了能和其他酒吧展开错位竞争,妻妹把酒吧的营业时间提前到了下午2时许。

酒吧服务员上班时间为下午6时。

每天中午,妻妹匆匆吃罢午饭,便往酒吧赶。

我和妻子担心她太累,建议酒吧提前关门,也就是在晚上1130分许,酒吧不再接待新客户。但是妻妹不同意,她希望多接待客户,这样利润会更高。

今年4月以前,酒吧生意还是挺稳定的。

天气越来越热,酒吧的客户大多跑到夜市摊上喝啤酒去了,酒吧的客户逐渐减少。再加上市区新增了几家大大小小的酒吧,酒吧市场竞争更加激烈,我们酒吧的生意越来越惨淡。

妻妹很着急,我给她打气:任何生意都有起伏,一定要坚定信心,渡过难关。

其实,说这些话的时候,我自己心里也没底。

这期间,由于单位调整了我的业务范围,我到酒吧的时间越来越少。有时候,两个星期也去不了一回。

5月初的一天,妻子提议,酒吧关门停业。妻妹同意了。

我表示没有异议。

就这样,在经历了一年多后,我在酒吧门口挂出了“转让”的牌子。

酒吧正式停业。

最后,我想提醒那些想做生意的朋友,无论做任何生意,一定要从事自己熟悉的行业,跨界经营并不靠谱。此外,做生意一定要考虑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在哪,要尽量做到与众不同,给人一种标新立异的感觉。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一个酒吧老板的自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