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谊开始反击万达可这画的大饼会好吃吗?

谁能想到,去年曾因万达“封杀”陷入尴尬境地的华谊,会在这个冷寂的初春,第一个出来发了片单。应该这么说,华谊兄弟继续他们的“变相合伙人”政策后,联合工夫影业成立名为华谊@工夫的厂牌,将双方手中的大IP堆到了一起。从《摸金校尉》《狄仁杰》到《画皮》(电影版 电视版) ,再加上《阴阳师》,组成一张闪闪发光的镶金名片,自信大方地递给投资人。

与“想象力工业”这个炫目的光环相比,昔日头把交椅冯小刚的《芳华》显得朴素了许多。但其实,只有冯小刚这部电影,才是这张片单中唯一一个扎根2017年的。它的命运,关系到华谊这一年的存在感。而与它的命运息息相关的,是一个从去年开始逐渐变得明朗的话题:华谊如何应对万达的步步紧逼?

对于吃瓜群众来说,2016年电影产业的关键词不是票房不达标,而是冯小刚、王思聪的互怼。其实,万达因为高管叶宁带项目跳槽打压华谊出品排片的“段子”,在业内流传已久,直到去年终于因为冯小刚长篇大论、语气酸腐的一通炮轰,而变成了明撕。这次王思聪力挽狂澜,一番言简意赅、有理有据的回呛,让整个舆论竟然离开了嘴炮大战中所向披靡的道德高地,站到姿态强硬的万达院线这边。

落得这么个结局肯定不是冯小刚想要的,但他大概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我不是潘金莲》最终票房4.84亿,距离5亿的保底目标差了约1600万。华谊兄弟提前锁了收益。冯小刚保底方之一耀莱影视的间接股东之一,算是赔了,但也不能说赔得很惨。

更应该注意的是冯小刚的东阳美拉公司,和最大股东华谊兄弟有对赌协议,应该在2016年完成经审计的税后净利润不低于1亿元。华谊兄弟董秘高辉在接受《中国证券报》采访时表示:东阳美拉2015年实现的净利润为4602.67万元,2016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3535.6万元,累计实现8138.27万元净利润,经过董事会认定,可以全数计入东阳美拉2016年的业绩承诺。剩下不到2000万,根据华谊兄弟董秘高辉的表述,冯小刚的《我不是潘金莲》片酬和代言收入,都已计入东阳美拉的营收,“其实已经够了。”

听起来像是华谊给冯小刚放了水,但是理亏的其实是华谊,毕竟挖角叶宁,才是这次“排片封杀”事件的导火索。冯小刚想出“小墙皮”这个外号的心态中,明显也表露了对于华谊此举连累到其他项目十分不满。本来,为了绑住冯小刚,华谊拿出了10.5亿现金的诚意,搁谁头上都会让人觉得情谊深厚,但是说到底,冯小刚要对美拉的业绩负责,就是对华谊兄弟的业绩负责,假如《芳华》再因为万达的封杀受损,华谊比冯小刚还得不偿失。

一个残酷的事实摆在眼前,无论战斗装备多么精良,踏上院线这个战场的时候,华谊的头顶上始终悬着万达这把达摩克利斯之剑。也难怪豪华片单发布会,华谊的股价连续两日不升反降,无力从大盘的颓势中突围而出。这种级别的所谓利好消息,已经无法轻易让人轻易前仆后继地跳坑了。都说这个行业有泡沫需要时间去除,但如果说2017年春天,有哪些泡沫在被真正去除,这种大概可以算作一个。

华谊别无选择,为了绑住冯小刚这样的大IP,已经是溢价入股,假如坐以待毙,在放映终端输掉这场战役,那前面的心血都白费了。2017年1月,华谊参与了2016年产出总票房仅次于万达院线的大地院线定增,以7885万元认购95万股的代价入股大地院线,与缺乏内容制作能力的大地院线实现互补,从而拥有了与万达院线对抗的资本。另外,王中磊还曾透露华谊将加速华谊系的影院布局,计划在五年之内做到200家影院左右,1600块银幕的规模,市场份额跻身前五至前八名。

这才是整个2017年华谊电影业务翻盘的关键。资本时代,利益才是硬道理,如果没有这块饼,陈国富即使与万达再有创作上的分歧,也未必会选华谊作为合作伙伴,冯小刚的《芳华》可能将成为他们好兄弟最后的绝唱。然而,入股大地院线,并不能代表华谊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大地院线一直以来的策略是下沉到二三四线城市,与扎根一二线城市的万达院线打的是用户群体的错位。但是纵观这些高逼格的华谊兄弟出品,在二三四线城市能有何表现需要打个问号。再加上大地院线单银幕的盈利能力实在不佳,2016年开出大约713万个场次,产出总票房约36.7亿,比起开出大约527万个场次,却产出约60.9亿票房的万达,差异实在太明显。华谊反击万达这个2017年大戏结局的走向,仍然扑朔迷离。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华谊开始反击万达可这画的大饼会好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