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鲜肉"作噱头,《声入人心》的使命感呢?

图说:《声入人心》现场,图/视觉中国


"我是站在追光之外的追光者,他们说不够流行就不够资格,他们说高雅冬眠你休想叫醒。"就在大家即将开始新一年规划的时候,湖南卫视又一档歌唱类节目《声入人心》,带着这样的独白横空出世,并迅速引起广泛关注,其豆瓣评分一路飙升至9.1,堪称一鸣惊人。


总导演任洋对节目的定位颇有艺术使命感,"消除大众对美声的误解"。以年轻人喜欢的真人秀方式来呈现美声演唱,的确是一种新鲜的尝试。


除了形式新颖和商业运作,另一个使节目受到广泛关注的潜在因素,来自音乐艺考的积累。自上世纪90年代高校扩招以来,在近二十年的时间里,逐年增加的音乐类考生,已达到千万人,其中相当一部分人学习的是美声唱法。尽管如此,秉持传统美声唱法,长期以来仍然属于小圈子里的孤芳自赏。剧院、乐团的需求是相对固定的,能够走到台前,为人熟知的机率甚小。名气不够大,机会就不多,他们的付出和收获在很大程度上是不成正比的。在新时代,美声,需要新的机会。


《声入人心》现场图


带着这样的期待看过节目,我的心中充满疑惑。节目甄选的36位演唱者,大多具有专业学习背景,他们是来自国内外音乐院校声乐专业学生、专业音乐剧演员、颇有知名度的职业歌手,以及具有综艺效果的演唱者。从演唱素质方面来看,他们可以说是一流的。然而我们看到,节目将美声专业人士与音乐剧演员放在一起进行比较的方式,仿佛在说"高雅音乐=美声=音乐剧音乐"。拥有廖昌永等专业出品人坐镇的《声入人心》,似乎故意模糊了这些概念,这大概也是节目对当前未经细分、发展不均衡的中国音乐市场的一种妥协。


事实上,讲究气息、腔体、共鸣的美声唱法,与带有流行音乐色彩的音乐剧音乐是有很大区别。传统的美声唱法是不需要麦克风的,而良好的腔体共鸣和气息支持,则能够保证演唱者的声音可以清晰地抵达传统剧场的每一个角落。另一方面,歌唱是舞台的艺术,就像廖昌永讲的,演唱者"不仅形象要好、声音要好,还得舞台表现力要好"。声音只是音乐的一个方面,流动于肢体中的音乐性,也是能够深入人心的一部分。最顶尖的指挥大师永远不是在打拍子,而是用流淌于肢体中的音乐语言,统领整个交响乐队。


从曲目的选择方面看,美声作品在节目当中趋于弱势。除了第一二期试唱中,声乐专业的选手带来的《你再不要去做情郎》《饮酒歌》《今夜无人入睡》等美声作品,在第三四五期的二重唱组合中,美声作品出镜率实在少的令人遗憾。大量流行音乐色彩的音乐剧选段成为节目的主角,我们不禁再次疑惑,《声入人心》是否偏题了?


《声入人心》现场图


如果以歌唱类,而非以美声为核心来看节目,《声入人心》从综艺角度来讲是成功的。高颜值的演唱者们,一出场就圈粉无数。在流量当道的今天,高颜值似乎成为了收视率的保障。然而,仅仅依靠"鲜肉"作为噱头,节目最初的使命感也就荡然无存了。


五期过后,新鲜劲儿已经过去,我们明显能够感觉到,节目的音乐趋于单一,形式后劲不足。模糊的美声与音乐剧概念,零星的音乐知识,显然不能完全满足观众的胃口。对于36位演唱者来说,这样的较量是否能够使他们遵循音乐的初心暂且不提,从五期的演唱来看,能够真正"声入人心"的歌声又有多少呢?见仁见智,而我是不敢恭维。疲惫的较量,最终的成果是一场巡演和唱片出版,这对于中国音乐市场来说,无疑像大海汇入的小河流,甚至可能连浪花都无法溅起。那么对于参与者来说,这里也不过是一个展示的舞台。热闹过后,曲终人散。


在商业运作、资本造星的同时,我们也希望更多的电视人能够看到,当代观众的精神文化需求,已经不仅限于"鲜肉"造势,凹人设的手段。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会唱歌的人,更需要有品位、有深度、有精神追求的歌者,以及有艺术审美的作品。我们需要传统的艺术形式与新的传播方式的碰撞,更需要专业、明确的知识传播。如此,像美声这类看似曲高和寡音乐,才能切实地带给更多人前所未有的音乐体验,在新时代绽放新的生命力。


□王佳琳(乐评人)


新京报编辑 吴龙珍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靠"鲜肉"作噱头,《声入人心》的使命感呢?